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家养小首辅_ 139.第139章-

时间:2021-06-15 15:35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假面的盛宴小说家养小首辅 139.第139章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==第一百三十九章==

    按规矩, 乡会两试是允许考生查阅考卷的。

    发榜后的十天内,落榜的考生可在当地府衙查阅考卷。顺天在顺天府,各省在布政使的衙门,若有异议,可以申诉上告。但若查实无误, 上告的考生会被处罚, 视情况严重与否, 会给予罚停会试一到三科的处罚。故意闹事者, 则会夺取功名。

    己酉科会试的考卷已送至顺天府衙门,这几日前来查阅考卷的士子很多, 顺天府衙的人忙得是连轴转。薛庭儴等人到时,还有许多士子等在此处, 三个人等了差不多近半个时辰,才轮到他们。

    薛庭儴报上自己的大名, 负责查找考卷的书吏一脸不耐地进了旁边一间屋子。

    不多时出来,扔了两卷东西给他。

    正是薛庭儴的卷子,一份是墨卷,也就是原卷。另一份是朱卷,也就是誊抄后供考官阅卷的卷子。

    “不要损坏,看完归还。”说完,这书吏就站在一旁看着三人。之所以会如此,也是提防考卷有所损坏或者其他什么, 毕竟这考卷之后还要原封不动存回去的。

    薛庭儴先拿起朱卷看, 还没拆开考卷的封口, 就看到考卷背后一处地方,被人打了两个点,三个叉。

    怪不得这书吏是这副鄙夷的面色,大抵也是看到这些。一个被连打三个叉的人,竟生了不平之心,还敢来查阅考卷,简直让人想骂一句也不撒泡尿自己照照。

    他很快就看完朱卷了,其实朱卷没什么可看的,就算出问题也应该是墨卷出了问题才是。

    他又去拆看墨卷。

    会试的考卷纸和乡试不同,有些类似奏折纸。除了第一页是空白页,其上印着乙酉科会试的字样,以及考生姓名、籍贯等信息外,连着后面则是三张朱色竖道纸,两面一开,一张八开。

    三张考卷分别对应三场,考完之后会装裱在一起,折在一起就是一叠。

    薛庭儴先看最上面的那张写有他姓名、籍贯等信息的那页,确实是他的信息,可翻开往后看去,后面的考卷上却不是他的字迹。

    此人字倒是尚可,可惜文章做得不知所云,牛头不对马嘴。

    见此,薛庭儴心中已经明白对方是怎么偷龙转凤的了。

    这种方法确实简单,只用把最上面的一页给割掉,互相调换,完全可以做得神不知鬼不觉。

    当然,若是考生查阅自己的考卷,就会原形毕露。

    不过世上本无万全之策,若不是他有梦中的经历,又对自己有信心。恐怕换做任何一人,这会儿大抵已经黯然踏上归乡路途了。

    毛八斗两人也在旁边看着,自然看出这上面不是薛庭儴的笔迹。不过有着之前的事情,在这顺天府衙里,他们也不敢大声喧哗。

    “看完了没?若是看完了就交上来。”旁边的小吏道,大抵实在是不耐烦这三人这般认真的看法。

    有什么好看的,自己写得难道还认不出来?!

    薛庭儴目光闪了闪,拿着两份考卷走到近前,压低了嗓子道:“大哥,您看这样行不行?”他露出一丝腼腆而局促的笑:“小子这是第一次赴春闱,家中本是期待万分,谁曾想居然落了第。小子家乡不是京城的,家中老夫也不认字,我就想把这份考卷带回去,给他老人家开开眼界,也全了他老人家一片拳拳之心。”

    小吏瞄了他一眼:“这可不行,这墨卷可是都要交回礼部的。”

    薛庭儴忙道:“我不要墨卷,就要朱卷,你看可行?反正已经考罢,礼部就算封存考卷,也只是封存墨卷,哪里还会注意这朱卷。尤其我也不是什么名声在外的才子,你看能不能通融通融?”

    说着,他接着身体的阻挡,塞了张银票到那小吏手中。

    小吏只看从背面透出的颜色,就只知是张一百两的银票。

    一百两?

    这乡下的土包子可真有钱,大抵又是哪个穷乡僻壤的小地主家的子弟。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”他拖着腔调。

    见此,薛庭儴又往他手中塞了一张,这小吏才露出一个笑容。他也没说话,往旁边走了几步,薛庭儴当即心领神会,将朱卷悄悄塞进袖子里,而后毕恭毕敬对小吏施了一礼,并把墨卷奉上。

    小吏什么也没说,就拿着墨卷走了。

    这一切旁人没看见,却被毛八斗和李大田收于眼底。

    直到出了顺天府大门,毛八斗才问道:“庭儴,你要这朱卷做甚?”

    自然是有用处,薛庭儴做事历来喜欢防一手,虽他如今还没决定要不要做什么,可他已经事先做好了准备。

    他并不知道,他离开不久之后,从礼部那边便来了人,要提前拿回送过来的考卷。

    本来是放十日,如今才不过只有七八日,不过礼部那边既然说了,下面人自然说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*

    位于草帽胡同的吴府,平常得并不像是堂堂一个阁老的府邸。

    只有三进的宅子,与那些皇亲国戚们动辄五进以上的豪华大宅邸,抑或是庄园别院什么的,更是比都不能比。

    可住在这里的人,却不敢让任何人轻忽。

    这是吴阁老的府邸。

    吴阁老虽是次辅,上面还压着个徐首辅,但徐首辅已是老迈,眼见再过两年就要致仕了。明摆着徐首辅致仕后,吴阁老便会坐上首辅的位置,谁也不敢对他轻忽。

    此时吴阁老气得说是七窍生烟也不为过,他明明怒气腾腾,却是面无表情,只有那时不时微微抽搐的老脸,和偶尔闪过一道厉芒的老眼,才显现出他此时心情并不怎么平静。

    其实吴阁老并不老,也就五十出头,他面色红润,脸颊饱满,也就灰白的头发和胡须,证明他其实已经不算年轻。

    “你告诉我,谁让你这么做的,为何做事从来不动动脑子!谁跟你的胆子让人给侯文清递条子,又是谁给你的胆子让你把吴文轩那个废物弄到会元的位置上?”

    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,体格肥胖,看面相和吴阁老有些像,但明显浑身的气势不如对方。穿一身深青色缎面绣金钱蟒的袍子,手上戴了只偌大的碧玉扳指,显得十分气派富贵。明明体格庞大,却是缩着肩膀,一副惧怕的模样,让人觉得既可怜又可笑。

    此人便是吴阁老唯一的弟弟,吴钱。

    别看吴钱在吴阁老面前像个小儿似的,说骂就骂,连点面子都没有。实则其在江南一带,也是跺一跺脚地面就要抖三抖的存在。

    吴钱平生谁都不怕,唯独就怕自己的亲哥哥吴墉。

    不光是父亲过世之前,叫他以大哥为马首是瞻,更是因为吴墉在他面前从来威严。从小被教训惯了,如今外孙都有了,自然还是改不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不也是想给你个惊喜嘛。你说这惊喜就是事先不知道,事情发生后才知,才叫惊喜。”他声音很小,一副心虚气短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这是惊喜?你这是想把你大哥气死!你知不知道会试结束,还有殿试,是时面圣的时候,你打算让吴文轩那个废物怎么办?你知不知道如今徐首辅退位在即,现如今朝中上下的眼睛都盯着我?你这不是惊喜,你这是在给我找麻烦,侯文清也是个蠢货,竟事先不来禀报,就瞒着我将事情办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侯文清也是想邀功,可惜功没邀到,反而拍错了马屁。

    吴钱露出一副哭态,道:“其实我们之前也没想过要弄个会元的名头,只要名次不差就行,谁知道随便找了份卷子,竟就弄出个会元的漏子。大哥,我知道错了,我这不也是见怕出事,就赶紧来找你了。”

    吴钱可不是自己来的,而是吴阁老听见了风声,才命人将他叫过来。去叫他的时候,他还不愿意来,还是吴阁老发了怒,命人将他绑来,他才伏低做小的来了。

    “再说了,即使有人盯着又怎样,神不知鬼不觉。轩儿在京城名头不显,人家也都不认识他,等过了殿试后,我就弄个假丁忧,让他先回苏州待两年,等风头过了再出仕。”

    吴钱小声地又说了一句,话音还没落下,一个砚台劈空砸了过来,擦着他发梢就撞在身后的墙上,让他吓得当即没了言语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计划得挺好,方方面面都被你想到了。丁忧?你是打算让我死,还是你自己死?”

    “大哥我……”

    见吴阁老脸涨成了猪肝色,吴钱赶忙跑了过去,又是给他顺气,又是认错:“大哥你别生气,我知道错了,我以后再也不敢了,我不也想着轩儿是咱们家唯一的独苗……我从小读书不行,可大哥你却是读书的好苗子,我就想着轩儿要像大哥才行,万万不能像我……我也是一时行差就错才会办了糊涂事……”

    吴阁老好容易才顺过气儿来,他端起书案上的冷茶喝了几口,才恢复一贯泰然自若的深沉模样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也别当着我卖乖,当我不知道你心里想着什么。滚,别杵在我面前碍眼!”

    吴钱当即就滚了。

    可他也知道,这事算是过了,至于之后的事,他大哥都会办得妥妥当当。虽然他偶尔也有些不服气,但对自己大哥的手腕却是很相信的。

    吴钱忍不住露出一个微笑,在随从的搀扶下上了车。

    他车中居然坐着一个人,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。

    此人做文士打扮,戴着四方平定巾,留了三绺胡子。看模样文质彬彬的,倒与吴钱这满身铜臭味的气质不符。

    “东家,不知——”这文士拱手道。

    “成了。”吴钱露出一抹得意的神色,又道:“淮青就是喜欢杞人忧天,若说别的也就罢,我大哥不会拿我如何的。”

    陆淮青道:“阁老素来威严,小的就怕给东家惹来麻烦。”

    这陆淮青乃是吴钱府上的食客,说是食客,其实也有些类似幕僚之类的,平常负责给主家出出主意,拿个点子什么的。陆淮青做吴钱的食客多年,深受其信赖,而这次吴钱来吴府之所以会把陆淮青带来,也是因此这次的事出自陆淮青的主意。

    包括让吴文轩瞒着下场赴考。吴家在江南一带势大,又是吴阁老的大本营,就靠着吴钱借着吴阁老的名头递条子,一路让吴文轩顺顺遂遂从秀才到举人。而会试这场,早在之前吴钱就知晓这次的总裁官会是吴阁老的人,且一定会是侯文清这个吴阁老的门生。

    他自然照本宣科继续递条子,为此甚至亲自从江南赶到京城。

    其实之前吴阁老骂侯文清是个蠢货这话有误,侯文清是清楚座师没有儿子,而吴家也就吴文轩这一个独苗。也就是说,吴文轩迟早被过继到吴阁老名下,他自然做了个顺水人情。

    就是吴钱的胃口太大,竟是想让儿子中会元。侯文清也怕会出事,待从贡院里出来了,就特意命人给吴钱递了信打招呼。只是吴钱这个人,用人脸朝前,不用人脸朝后,也没将之放在心上,还是到吴阁老听闻了风声,让人将他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就没我们什么事了,待四月殿试罢,我们就回江南。”

    “是,东家。”

    *

    吴钱走后,一名女子走进书房。

    她生得瓜子脸,柳叶眉,身条纤细,一副弱不胜衣的姿态。但一举一动优雅而从容,一看就是出身不低的大家闺秀。

    此人正是吴阁老的独女吴宛琼。

    “爹,二叔走了?”

    有下人低着头走进来,以极快的速度收拾了地上碎掉的砚台,就赶忙退下了。吴宛琼则是去了茶台前,又亲手给吴阁老换了一盏茶。

    吴阁老接过茶,啜了一口,才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听莺歌说,二叔给文轩弄了个会元的功名,才会致使爹生了这么大的气。”

    “少让你的丫头打听爹书房这边的事,姑娘家就该有个姑娘家的样子。”说是这么说,吴阁老眉宇间却不见责怪之态,似乎就是顺口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吴宛琼也笑了笑,没怎么当成回事:“女儿也是听人说爹发了大怒,才会担忧地多问了几句。爹,你可别怪安伯,也是因为知道是我问,他才会告诉了莺歌。”

    吴阁老轻哼了一声没说话,显然这是不打算追究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吴宛琼作为吴阁老的独女,极为得其宠爱,所以这府里的事,一般吴宛琼若是想知道,也没什么人会瞒着她。

    “二叔也实在是太过了,爹成日只想藏着风头,他倒好还抢起风头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二叔这是想让我下决定过继了文轩来,让他兼祧两房。他以为不说我就不知道,他在江南那边给文轩说了两门亲,就是在做这个打算。”

    说起这话,吴宛琼自然不好插嘴了。

    她是吴阁老唯一的子嗣,可惜却是个女孩儿。

    吴阁老也想到这事了,不免叹了一口:“若你当初和子期能留个一儿半女,爹如今也不用这么发愁了。”

    自家的总比别人家的好,哪怕是个外孙。以吴阁老的权势,不怕不能将外孙弄回吴家做继承人。可惜吴宛琼肚子不争气,这外孙自然只是空谈。

    吴宛琼强笑一下,岔开话题:“那这事如今怎么办?不会出什么事吧。”

    吴阁老清楚女儿的心结,自然顺水推舟没有再多说,道:“无妨,爹自会安排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扬声叫人,从门外走进来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。

    此人正是安伯,也是吴府的管家。

    “那份卷子可是拿到了?”

    安伯犹豫了一下道:“回老爷的话,已经拿到了。就是朱卷没找到,也不知是礼部没送去顺天府,还是顺天府那边的人搞丢了,老奴正在让人找。”

    吴阁老微皱了下眉,也没放在心上:“找到后让人重做两份,再放回礼部,别出什么错漏。”

    “是,老爷。”

    吩咐完,吴阁老也想起自己还有很多事要做,便对吴宛琼道:“回房去吧,你二叔弄出这么件事来,不想出疏漏,方方面面都要顾及。我见你脸色有些不好,可是最近又咳了,要多注意自己的身子。”

    “谢爹的关心,女儿知道了,女儿这就回房去。”

    吴宛琼刚转过身,就被吴阁老叫住了。

    他犹豫了一下,道:“你回家的日子也不短了,也为子期守了三年,爹打算给你说门亲事。”

    吴宛琼顿了一下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逝者已矣,多做留恋无用。”

    “但凭爹做主。”

    吴阁老点点头,挥了挥手,吴宛琼这才出了房去。

    出了门,便是一阵冷风拂来,吴宛琼不禁拢了拢衣裳,莺歌走上来将披风替她披上,便扶着她离开了。

    吴宛琼一路往前走,心里却想得是之前她爹说的话。

    她其实并不是留恋亡夫,不过是不想嫁人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